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资讯网络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资讯网络公众号

铁家坡那弯上弦月

原作者: 郝耀华,新华社高级编辑 来自: 《品读》2019年第12期 收藏 邀请

5月上旬,我在云南参加“茶叶之路”科考活动时,听说无量山深处藏着一个蒙古族村寨,便随同专家组前去探访。

从思茅北上,车行四百多里,穿越哀牢、无量两山之夹谷,来到镇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县振太镇界牌村。

在村委会歇息时,村干部简要介绍了铁家坡蒙古族人的迁徙史。这支蒙古族人是元顺帝北归后,在战乱中辗转逃难,取道四川入滇的。为族人安全起见,分散逃难时隐匿族源,易为余姓。遁迹荒远之地历二十多代,清末民初复恢复铁姓;新中国建立之初,又被政府确认为蒙古族,同时将聚居地余家坡改为铁家坡。令人欣慰的是,铁家坡去年就脱贫了。

日已偏西,镇宣传委员孔继春带我们去铁家坡。车子在坎坷的山路上艰难前行,终于来到无量山支脉的半山腰间。这里海拔1800多米,仰望云罩峰头,俯瞰雾起谷底。

下车后,一行人踏草而行。临坡的一面猪栏羊圈相接,另一面草木欣荣。折拐过去,村头有几株古茶树,铁干老枝,姿态苍劲,树腰还缠着红绸子。听说刚过完“茶神节”,过节时茶农们在此举办过祭祀仪式。

铁家坡所在的振太镇是传统产茶区,打笋山上茶树森森,邻近还有驰名的昔归古茶园。专家组的王方辰、崔怀刚,以及同行的罗洪波、罗永良,都是茶叶专家,大家在茶农的陪同下,察看了寨子周围的茶林。茶树多是小乔木,大叶种,有规则地分布在坡地上。

走进一个院落,主人笑盈盈地迎上来。乡干部介绍说,这是村民互助组组长铁文纪。这个中年汉子鼻翼棱起,颧骨稍凸,依稀还有蒙古人的模样。

院里有幢面南的两层小楼,正门两侧的春联已残破褪色了,上联是:“蒙古祖先英明千秋”,下联只余“铁氏宗”三字。铁家人南下数百年了!还是思心徘徊,忘不了远方的大草原。

当院摆了两张方桌和许多板凳,主客亲热茶叙。退休教师铁洪平算是寨子里的文化人,他说,铁家人原本是有族谱的,后来毁佚了。开寨先祖余振太,率族人于清咸丰年间迁徙至此,见河边一面山坡上植被茂密,野茶树尤为茁壮,料是休养生息之地,便令族人伐木筑屋,垦荒植禾。自“振”字辈起,以“振、思、国、麟、登、天、开、洪、文、应”十字为序,铁家人远避尘嚣,繁衍数代至今。一代代下来,和外族异姓通婚也是常事,铁文纪的妻子李兰仙就是彝族人。但铁家坡有条族规,凡通婚入寨的便要成为蒙古族。寨子现有42户,146人。村里除了姓铁的,第二大姓是李姓,入寨的李、吴、夏等外姓男人,都是入赘上门,依族规登记为蒙古族了。

铁洪平说,铁家先人初来时艰辛备尝,因不会耕种,只能以山果、野菜充饥。现在村民们种植水稻、玉米、小麦,还有经济作物茶叶、烤烟和核桃。桌上摆的核桃,还有壶里泡的茶叶,统是铁家坡的土特产。

主人泡的是自制的晒青茶,茶汤绿间透黄,喝着微涩,有兰花、稻花香,回甘持久。

从外表看,这个寨子已看不到什么蒙古族习俗了!铁洪平说,结婚的新人要去祭拜山林,敬酒敬茶。我说,草原上的新人,也会祭拜山水和太阳的。对大自然的崇拜,不论走多远,过多久,是不会改变的。想必是血脉使然,铁家人骨子里的豪放犹在,待客也格外热情。铁文纪夫妇一直在灶间忙着,夕阳斜照时,端出了烧好的菜肴和家酿,众人大饱口福。

我的妻子是蒙古族,我曾长期生活、工作在内蒙古,寻访到这支远离故土的蒙古族,不胜感慨!铁家人也如见了亲人一般,问长问短的。一个男孩子问我:“骑马的感觉是不是很爽?”我介绍了“男儿三艺”等蒙古族技艺与习俗。他说,有机会也要学习骑马、射箭和蒙古式摔跤。他还要我帮他起个蒙古族名字,我说,你不是想上大学吗?那就叫“毕力格图”吧,意思是“有智慧的人”。他兴奋地念叨着:“毕力格图、毕力格图……”

饭后我问铁洪平,知道故乡在何处吗?他说在应昌府,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西达里诺尔一带。我又问,回过老家吗?他神情黯然地摇摇头。

这时,我突然发现:月出远山凹口,一弯上弦月斜挂在天边,揉碎的月影闪烁着迷离的光。

离开铁家坡的路上,我一直在回望。四境幽遐寥阒,茶寨已隐入无边的夜色里,那弯月却还扯着我的魂。

回到镇上,专家组与镇长李天伟等人品茗畅叙。我们详细了解了铁家坡蒙古族的现状,探讨如何发展振太镇的绿色经济和特色产业。

发轫于云南普洱的茶马古道,最重要的是官马大道和藏马大道。藏马大道被称为后路,振太镇一直是后路的驿站和茶叶集散地。第二天,在李镇长的陪同下,专家组去寻访茶道遗址。

铁家先人刚来振太镇时,曾在草皮街落过脚。临近的紫马街,就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。为防匪患,筑有炮楼和环寨围墙,至今尚存近半。清末民初,也有铁家人当马锅头,行走在藏马大道上贩茶。位于振太南边的石大富村,是马帮来往的必经之地。现村里还有完好的拴马石、上下马石、饮马槽、马圈等遗存。离村不远处有座难搭桥,横跨两岸峭壁间,桥高27米,是茶马古道的必经通道。旧日思茅南来的马帮,在此休整纠集,突破匪徒阻截后,沿着无量山继续向西北方向进发,经大理过丽江,穿越莽莽横断山后抵芒康进入藏区。

由于紧傍这条茶路,铁家坡所产之茶也随之进入藏区。当这些茶叶被藏民熬煮为酥油茶饮用时,铁家坡人揣着一个梦想:希望自己做的茶有朝一日能进入内蒙古草原,让远方的亲人喝上蒙古族兄弟做的茶。

有感于这段传奇,我在考察途中吟了首绝句:“飘零绝岭镇沅边,铁氏人家匿半山。本是元皇蒙古裔,茶村累代思亲源。”

8月底,我随科学家团队来到克什克腾旗,前往达里诺尔等自然保护区考察。克什克腾的意思是“亲兵卫队”,历史上出过不少剽悍的铁骑卫士。铁家坡先人南下之初,是有武装的,也许就是一队亲兵,因而被红巾军一路追杀。铁马金戈,历史的回声又在耳边响起。那晚,下榻于温泉著称的热水塘,我向克什克腾旗的潘副旗长讲述了铁家坡蒙古族人的传奇故事,他听了也唏嘘不已。当晚,我把在克旗拍摄的照片传到铁家坡微信群里,让铁家人看看,他们的原乡是多么美丽!

恍惚间,又见铁家坡那弯上弦月,月光下的茶树根连枝蔓,凝着思恋,一株株聚成了梦幻山林……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粉丝0 阅读369 回复0
上一篇:
“你发在朋友圈的情绪,我都看了”发布时间:2019-11-28
下一篇:
没有选择的命运,父亲却给了我们最好的结果发布时间:2019-12-02
热门推荐
阅读排行榜

扫描微信二维码

查看手机版网站

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

400-123-45678

在线客服(服务时间 9:00~18:00)

在线QQ客服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武进路齐浜大厦456号2幢10楼
电邮:green_ps@ppap.com.cn
移动电话:1330121564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